夜里快三点,在往常这个时候,梁义诚早就睡了,可是今天,他是一点儿困意都没有,在家里等儿子回来。

    按理说,今天是梁一飞的大日子,梁义诚应该去宣讲会现场给儿子鼓劲。

    晚上在阿萍饭店吃饭的时候,阿萍还说他呢,人家家小孩,考个高中大学,去工厂实习,家里父母就跟什么似的,眼巴巴的在门口等着盼着,给小孩鼓气加油,你倒好,儿子干这么大个事业,你不闻不问,跑我这喝小酒来了。

    是不是亲生的啊!

    是不是亲生的,梁义诚心里太有数了,大概就是因为是亲生的,梁义诚才能感觉到梁一飞的有些想法。

    出狱之后,儿子干得这些事一件比一件漂亮,一件比一件超过自己能想到的极限,梁义诚在欣喜之余,也能察觉出来,儿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其实不是很希望他这个当爹的,过多的参与他的事业。

    怎么讲呢,不是不孝顺,更不是疏离。

    梁义诚能察觉到,恰恰是因为儿子担心自己担心他,所以才不愿意和自己多说,平时也是报喜不报忧的,偶尔讲点遇到的麻烦,还是为了让自己宽心。

    担心你担心我,说点麻烦让你宽心……这些听起来很难理解的事,恰恰是最亲的人之间,才会发生,是因为亲情,所以不希望对方为自己提心吊胆。

    反过来也是一个道理,梁义诚其实很想去现场为儿子加油,见证儿子的成功。

    可是,知道儿子怕自己担心,为了‘儿子不担心自己担心’,所以他忍着不去,梁一飞的好多事,他也不多问。

    不问,不去,不代表不关心,不想,大晚上的,梁义诚在家一点困意都没有,等着儿子回来。

    他知道,儿子今天再忙,一定会回家。

    飞艇他看到了,很惊诧,办学的事他知道,他希望能办好,感情上也相信儿子能办好;可是做生意的事,谁能说的准?

    他在家里,开着灯,留着门,等着儿子回来。

    如果宣讲会成功了,那么儿子有最亲的人能分享喜悦;

    如果宣讲会失败了,儿子也会知道,哪怕全世界都不要他,还有一个老爹会一直陪着他!

    说到底,梁义诚还是怕梁一飞今天的宣讲会不成功,他早年丧妻,太清楚了,人甭管遇到多大难处,只要身边有这么份情义在,就垮不了!

    要是没这个东西支撑着,骤然受到巨大打击,那说不准就崩溃了。

    当初老婆离世,看上去是儿子天天要他照顾,其实只有他心里清楚,要不是有这么个小人,天天耷拉着鼻涕,牵着自己衣角,叫‘爸爸我饿’,他根本扛不住那段锥心刺骨的时间。

    梁义诚,一个并没有太大的本事,在办公室里耗费了半辈子,当爹又当妈的平凡父亲。

    到了三点半的样子,门口有声音,梁一飞回来了,气喘吁吁,扛着一个大麻袋。

    “怎么……”梁义诚奇怪的看着梁一飞身后的麻袋,一愣,心想这怎么个意思?

    出门时候是老板,(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2页: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