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后,张老实就已经满怀关心的凑了过来,张小伟急忙将李艳表妹的身材给张老实形容了一下,他颇为失望,本以为李艳的表妹就算比不得李艳俏美,但是应该也差不太多,却没想到是个二百斤的胖子,张老实暗暗叹气,也没有多说什么。

    尽管今天中午睡了片刻,但是一天下来,张小伟还是有些昏昏沉沉,提不起精神,吃了两口晚饭就睡着了。

    梦里,李艳脱的一丝不挂,和他抵死缠绵,而陈梦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凑了过来,让张小伟欲死欲仙。春梦做的太过真实,等他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清晨时分了。

    他起床在院子里简单的锻炼了一下,然后和张老实打了个招呼,就准备动身前往县城。

    张老实当了一辈子中医,对于西药基本都不会用,平时治疗个感冒咳嗽,也都是让村民煎服中药,药效很慢,所以张小伟决定去城里批发点西药,再遇上感冒发烧之类的病痛,直接开西药就解决了。

    一路步行到了村口,一辆破旧的公交车已经准备发车,张小伟连忙疾跑两步上了车。

    南溪村去往县城的车只有一趟,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张小伟刚上车后就看到了村里的寡妇刘婷婷。

    刘婷婷在村东头住着,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二十五岁,前年风风光光嫁给了全村最有钱的张大海后,没过两年,张大海就嗝屁了,只留下一个刚满一岁的儿子。

    不过她也没有改嫁,和公婆住在一起,辛辛苦苦的拉扯着孩子,在村子里口碑极佳。

    刘婷婷看起来心事重重,尽管车上的不少乘客都偷偷的看她,但是她仍旧在发呆,也没有看到张小伟。

    刘婷婷是村长刘永贵的亲侄女,张小伟对整个刘家都没有什么好感,他也懒得和她打招呼,在前面寻了个空座,坐了上去。

    南溪村到县城距离甚远,再加上路况极差,公交车一路晃晃悠悠,颠的张小伟有些犯困。

    “你干嘛!”

    正在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叫了起来,他顿时一个激灵,和其他人一起转头向后方看去。

    只见刘婷婷一脸羞怒,盯着她正前方的瘦猴子一般的男人,气的直哆嗦。

    瘦猴儿流里流气的盯着刘婷婷,嘿嘿笑着:“小娘子,这是去哪儿啊?路途漫长,要不要和哥哥玩一玩?”

    刘婷婷气急,指着他道:“滚!流氓!”

    “嘿嘿,流不流你咋知道?要不咱俩试试……”

    瘦猴儿一把抓住刘婷婷的纤纤细手,不顾刘婷婷的挣扎,竟把嘴巴凑到跟前,眼瞅着就要亲上去了。

    “大庭广众你干嘛呢你!”旁边一个男子终于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呵斥道。

    “要你管?谁的裤裆没有关好,把你这么个几吧玩意露出来了?”瘦猴儿回身将腰间的匕首拔出,比划了两下,“你再多说半个字,信不信老子捅死你?”

    男子急忙停了嘴,若无其事的转过了身子。

    “哼!”瘦猴儿仍旧抓着刘婷婷的手,反身一屁股坐到她的大腿上,色眯眯的摸着。
当前内容共2页: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