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四点,开往南溪村的汽车缓缓出站,张小伟闷不做声的抱着药包上了车后,就看到了刘婷婷已经坐在座位上,周围还有几个不怀好意的男人,准备挤到刘婷婷里面的那个空位置处。

    见张小伟上了车,刘婷婷眼睛一亮,忙招呼张小伟道:“小伟,这儿!”

    那几个男人见刘婷婷有男伴,便转身寻了个空座坐下来了。

    张小伟坐到刘婷婷身边后,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淡淡的,说不上来什么味道,但是很好闻,于是吸着鼻子又闻了两下。

    “你属狗的呀!”刘婷婷笑着,挥拳打了一下张小伟。

    这才是刘婷婷的本来样子啊,那她满怀心事的买避孕药,又是为何?

    张小伟很想问一句,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前往河沟乡的道路曲曲折折,公交车又开始摇摇晃晃起来,全车人都昏昏欲睡,刘婷婷和张小伟笑说了两句后,随着汽车的颠簸,开始打起了盹。

    不知何时,刘婷婷已经斜斜靠在张小伟的肩上,陷入了沉睡。

    这时,汽车猛然“吱呀”一声,刹住了车,一车睡着的人一个不慎,全都冲到了前方的靠背上,慌忙稳定着自己的身子,看向外面。

    张小伟和刘婷婷也被突如其来的刹车惊醒,两人靠在一起,张小伟条件反射的将刘婷婷抱在怀中,一手撑到了前面的靠背。

    “呀!”刘婷婷顿时羞红了脸。

    人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但是刘婷婷在张大海去世之后,根本就没有再碰过其他男人,这也让她在南溪村的名声格外好,人们提起她的时候,都会竖起拇指夸赞一声。

    现在被一个年轻的男人抱着,雄性气息扑面而来,这让刘婷婷多少有些不习惯。

    虽然她被张小伟抱住,但是她手中的包却被甩了出去,掉在了张小伟的脚边,一个红色的小药盒,从她的包里摔了出来。

    “这是……”

    张小伟眼尖的看到,盒子上写着“左炔诺孕酮片”这六个字。

    左炔诺孕酮片是啥?

    通俗的来说,就是毓婷!

    她果然买了避孕药!

    张小伟的心呯呯直跳,刚想伸手去捡的时候,刘婷婷已经先他一步,没有去管自己的包,反倒是慌慌张张的将避孕药捡了起来,死死的握在手中。

    张小伟捡起了包,递给刘婷婷的时候,见她的脸蛋已经是彻底的羞红,丝毫不敢抬头看他,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他脱口而出道:“婷姐,你买毓婷干啥?”

    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刘婷婷是个寡妇,买避孕药还能干啥?

    刘婷婷的身子也猛地一抖,苦涩的低垂着头,没想到张小伟已经看到了……

    见刘婷婷这幅样子,张小伟连忙补充道:“我,我没别的意思……你不用说的……”

    刘婷婷看张小伟有些手足无措,想到早晨来县城的时候他救了自己,又想想张小伟还是村里的卫生员,大(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