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婷婷娇嫩的身子纯白无瑕,晃得张小伟有些晕。

    “你……还愣着干啥?快点给姐看看……等一会来人了,可就……”刘婷婷见张小伟眼神直直的盯着她,脸蛋通红,双手交叉在下面,颤抖的说道。

    “哦哦……”张小伟这才回过神来,“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戴上手套,将手伸了过去,仔仔细细的检查了起来。

    刘婷婷脸蛋都快要滴出血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让一个年轻的男人给自己检查身体!

    而且,这种奇异的感觉,居然让她产生了一些依恋……

    刘婷婷啊刘婷婷,你心里有这种想法,还能对得起死去的大海吗?

    她咬着嘴唇,正在胡思乱想,就看到张小伟已经一脸严肃的抬起了头,一边脱去手套,一边认真的道:“姐,你这个……不是什么鬼压床,而是真的有人,和你做过那种事……”

    “什么!?”

    刘婷婷只觉得五雷轰顶一般,天旋地转,她连裤子都顾不得往上拉,急切的问道:“小伟,姐可是从来都没有偷过人啊!姐是清白的,姐不会去……”

    她有些语无伦次,张小伟急忙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让她情绪稳定下来,不过在站到刘婷婷身边拍背的时候,白花花的翘臀还是让张小伟止不住的心跳。

    “婷姐,你先把裤子穿好……再说了,我也没说你偷人啊……”

    “好……”刘婷婷脸蛋又红了一下,从张小伟的角度看去,她红起脸来连耳垂都是鲜红色,甚是可爱。

    刘婷婷穿好裤子后,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尴尬之色,反倒是一脸无助的问向张小伟:“小伟,你说姐可咋办啊……自从你大海哥死了之后,姐从来都没有那啥过……而且,后来其他媒婆子来说媒,姐都没有见过一次啊……”

    她的神色楚楚可怜,两只大眼睛中全是慌张。

    是啊,人人都说寡妇门前是非多,尤其是漂亮的寡妇,自古以来,就有闲言碎语,刘婷婷更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她洁身自好,也生怕引来闲话,所以即便是张大海发生意外身亡后,她也没有考虑过再嫁。

    虽说长夜漫漫,刘婷婷有时也会想找个男人,但是想想身边还不满两岁的儿子,还有张大海年迈的父母,刘婷婷就有些不忍心。

    人生嘛,怎么着都是一辈子,与其再嫁听别人的风言风语,还不如就踏踏实实的过好眼前的日子,伺候好两家的四个老人,照顾好年幼的儿子,而且张大海还是南溪村的首富,根本不愁吃不愁喝的,刘婷婷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如今,听到张小伟说出有男人和她欢好的事情之后,只觉得天塌下来一般,刘婷婷差点都晕了过去。

    “婷姐,我知道,在村子里,就算是那些没有嫁人的小姑娘,也没有你的口碑好……”张小伟安慰着刘婷婷,轻声说道,“但是现在这个就是事实……你看……”

    他指了指手套上面的黏糊物:“指尖的那些东西,就是刚刚从你……咳咳,从你那取出来的,我仔细辨别过了,就是男人的精液……”

    刘婷婷顺着张小伟看了过去,待看到手套上那些黏黏糊糊的东(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