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槽!你特么……”张大龙刚准备破口大骂,他身后的另一个年轻人就急忙拉住了他,“大龙哥,赶紧救大伯的命要紧!可别管其他的了!我给垫上五千!剩下的你就得自己想办法了……”

    听到这道声音,张大龙回过了神,深呼吸了两口,恶狠狠的盯着张小伟道:“好,四万是吧?我们出了!你赶紧给治,如果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一毛钱你都别想要!”

    “救人拿钱,救不了,我自然也没脸要了……你们让开一点,别挡住!”

    张小伟将众人全都推到了两边。

    张德祥的伤势他刚才已经施展透视之眼看过一次了,他也颇有把握,毕竟那些农用器具也没有伤到关键部位,只是肩膀那处伤口看起来颇为骇人,其他的基本就是一些黑青的小伤了。

    张小伟小心翼翼的将张德祥的肩膀处衣服剪开,掏出了酒精棉处理完毕伤口后,这才用纱布细细包裹好,再之后一一处理完其他几处地方后,见张德祥仍旧没有睁开眼睛,张大龙顿时着了急:“张小伟,我大伯他怎么还没有醒?”

    “着什么急,他这只是轻度昏迷而已,一会自然就会醒……”张小伟淡淡的说着,心里却明白张德祥已经彻底醒了过来,只是在装睡罢了。

    张小伟心里冷笑一声,这种给儿媳汤里放安眠药,然后趁着儿媳熟睡,行不轨之事都能做的出来,居然这个时候觉得不好意思了,现在知道要脸了是吧?

    他将张德祥翻过身来,手掌轻轻顺着张德祥的腰背往上推去,张德祥顿时觉得一股热流从小腹处嗖嗖的向上方涌去,不由自主的呻吟出声,见自己无法装昏迷了,便装作刚刚清醒过来的样子,慢慢睁开了眼睛。

    “你看,这不就醒了?”

    张小伟站起身,望向张大龙,伸出手来:“人已经救过来了,掏钱,走人!”

    对于张德祥这种渣滓,张小伟万分厌恶,一分钟都不想让他在自家院子里多呆。

    “这么简单就治好了,你特么还有脸问老子要四万!?”张大龙瞪着眼睛,“老子给你四百都是多的!”

    他从钱夹子里抽出四张,甩到了张小伟的脸上:“四百块!够你买一车纱布了!老子告诉你,以后别特么想敲诈!你也不看看我张大龙是谁!”

    张大龙早年就在河沟乡里瞎混,后来跟着张大海才走上了正途,但是骨子里的那股戾气从来都没有变少过,见张小伟似乎不愿意让开的架势,一脸横肉怒视着张小伟:“咋地?你小子还不服气是吧?”

    “张大龙,你特么是不是男人?男人说话,一个唾沫一个坑,你刚才都答应了要出四万的医疗费,现在咋又反悔了?”刘永贵从院门处走了进来,盯着张大龙道,“你要是敢不掏这四万块钱,你看看你们能不能从张小伟的家里走出来!”

    “对!”

    “张大龙,你小子敢不掏钱,老子打断你的腿!”

    张小伟家的院门已经被众多刘家人都堵了起来,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说着。

    “老子就不……”

    张大龙瞪着眼,刚刚准备和刘家人拼命的时候,就听到张小伟淡淡的开了口:“不想(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2页: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