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管我骂谁,识相的闪边儿去!他张德祥压断了我儿子的腿,现在钻在家里不出来,不给我一个说法,不是缩头乌龟是什么?”王根怒道,“还有,别带上一群人过来咋咋呼呼的,你吓唬谁呢!你以为老子是吓大的!”

    张大龙冷冷一笑:“那你再冲我二叔家大门嚷嚷一句试试!”

    “试试就试试!你当我怕你呢!”王根卯足了劲,深吸一口气,冲着大门怒吼道,“张德祥,你个乌龟王八蛋,再不给老子滚出来,你信不信老子一把火烧了你家!”

    “你找死!”张大龙怒喝一声,他身后的张家子弟顿时全都围了上来,将王根和刚子围在了中心,一个个横眉怒视,仿佛下一秒就要出手围殴。

    “王根,念在和你是同一个村的,今天的事儿我就不追究了,现在赶紧滚蛋!”张大龙恶狠狠的看着王根,“要是不滚,有你的好果子吃!”

    “张大龙,几天不见,本事见涨啊,我倒要看看,你能给他什么好果子吃!”

    人群中,刘永贵探出了脑袋,冷冷淡淡的说道:“今天还就不滚了,张德祥这犊子不给个说话,老子就先带人烧了你家!”

    王根和刘永贵是发小,今天王大春被压断腿的时候,刘永贵还在村长办公室里独自生着闷气,等知道消息的时候,王根已经坐着三轮到了乡卫生院,等王根回来径直去张德祥家的时候,刘永贵就收到了消息,第一时间带着人过来助阵。

    “村长,这可不关你的事!早几天的事儿,我二叔已经陪给你家钱了,你最好不要多管闲事!”

    张大龙看见刘永贵一行,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发虚,毕竟刘家在整个南溪村都占据了将近一半的人口,若是打起来的话,吃亏的还是他们张家。

    张大龙不提还好,一提早几天的事儿,刘永贵就怒火中烧,一个那么漂亮贤惠的侄女,就被张德祥这畜生给糟蹋了!十万块钱顶屁用!

    他怒骂道:“少跟老子提其他事!今天他张德祥要是不给王根一个说话,看他的房子能不能保得住!别以为老子不敢放火烧!老子说到做到!”

    “这……”

    张大龙讷讷的说不出话来,浑然没有了先前那股子狠劲。

    这时,身后的大门突然打开,张德祥有气无力的伸出脑袋,冲着门口的几人点了点头:“进来说吧……”

    “进就进,在南溪村,老子还没有怕过谁!”刘永贵一拉王根,两人走进了院子。

    张大龙生怕他们打起来张德祥没有个帮手,也连忙跟了进去。

    “走吧!”

    张小伟跟赵小胖打了个招呼,见小胖仍旧没有离开的意思,反倒是兴致勃勃的伸长了脑袋继续看着已经被关上的大门,摇了摇头,无奈的和李艳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人群之外,吴宝田犹如火烧了屁股一般,在路边走来走去。

    不过是去了乡里去了一趟钱的功夫,张德祥咋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关键是,王根可是村长刘永贵的发小,两人是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好巧不巧的张德祥居然又和刘永贵对上了!

(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