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璐回到派出所后,便自己钻进了办公室,开始研究起了这件案子。

    地处这么偏远的南溪村,应该不会有什么外来人口啊,但是那会计吴宝田却一口咬定说那个人他自己从未见过,那这小偷又是谁呢?

    小偷还会去穷的叮当响的南溪村?

    任璐想到这,眼前一亮。

    不是南溪村的村民,个子瘦小,听吴宝田的叙说,该小偷还手法娴熟,不过就是和他撞了一下,自己挎包里的钱就不见了,而吴宝田还毫无感觉,这想来是个惯犯!

    她连忙翻开派出所的卷宗,细细的查找了起来。

    过了许久后,任璐翻动卷宗的手终于停了下来,她的目光直盯盯的看着被打开的这一页。

    “徐建民,男,三十三岁,河沟乡东坡村人,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四年……”

    徐建民三年前因为偷东西被别人抓住送到了监狱,在监狱里表现良好,被提前一年放了出来,更让任璐欣喜的是,资料里,徐建民的照片尖嘴猴腮,身材瘦小,倒是完全符合吴宝田所说的特征!

    不过这家伙才刚刚出了狱,咋就跑到南溪村了呢!

    任璐接着往下看去。

    “徐建民的母亲,系河沟乡南溪村人……”

    一看到这,任璐便恍然大悟。

    看来,这个徐建民应该是去他舅舅家,或者是姨姨家去了,半路正好看到了吴宝田装钱的挎包,这才动了歪心思。

    需要赶紧抓捕徐建民,若是晚了,他收到消息的话,估计就跑路了!

    要知道,河沟乡的人,全年人均收入才不过三千块,整整五万块的现金,很多人一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钱啊!

    为了五万块钱铤而走险,这也就不足为怪了。

    任璐从她办公室里出来后,皱了皱眉。

    她办公室的正对面,是赵兵和李红的办公室。但是此刻,办公室大开着,人却不在,显然根本就没人来上班。

    这两个家伙,仗着自己是所长李卫民的亲信,丝毫不将自己放在眼里,最近这几天李卫民在外面出差,这两个家伙连班都不上了,这是给自己下马威呢!

    不过派出所又不是就他们两个人,任璐转了一圈后才发现,其他的人,要么是外出执行任务,要么就是手头还有活儿,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自己一个人前往南溪村了。

    到了南溪村的时候夜色已深,任璐将摩托停在路边,向着徐建民的舅舅家走了过去。

    还好来之前给张小伟打过电话,知道徐建民在南溪村有个舅舅,昨天到南溪村给他舅舅过六十大寿来了,村里人都知道,王老头乐呵呵的,他那个宠爱有加的外甥提前出了狱来看他了,只不过张德祥出了那档子事,这才把其他人的目光给吸引了过去。

    这就好办多了!

    任璐目光冷冽,走到徐建民舅舅家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大门口传来了声音,急忙一个闪身躲到了墙后。

    “行了,舅舅(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