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

    村委大院里回荡着刘永贵的咆哮声:“你说啥?我们村的卫生员张小伟,他,他要承包后山?”

    “对!”电话那头传来慢条斯理的声音,“刘村长难道有其他意见吗?据我们乡政府调查,南溪村的后山已经闲置多年,现在你们村的张小伟以每年五万的承包费,一次性承包二十年,这可就是一百万元!而且,这个承包费里的百分之四十,会划到村委的账户上,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归乡政府……”

    “组织上决定的事儿,我当然没意见……”刘永贵小心翼翼的道。

    电话那头显然也是十分满意刘永贵的回答,高兴的“嗯”了一声。

    “那个……王主任,我能冒昧的问一句,我们村的张小伟,他说没说承包后山要干啥?”

    打来电话的是乡政府办公室的主任王良玉,他歪着头想了片刻,才道:“倒是没有听说要干啥……不过,我说刘村长,这可是好事儿!你管他要干啥呢,反正你们村委这下可是赚大发了,四十万呢!你上次跟乡里申请拨款要铺的那几条马路,这下就都能铺了!而且还能趁机发展一下村子!现在国家都提倡脱贫致富,你们村可是走在咱们乡里的前头了!”

    “嘿嘿,这倒是……王主任,这合同啥时候签啊?”

    “明天!明天上午我就带人直接去你们南溪村,罗乡长吩咐过了,到时候连卫生所的那五万块钱一并给了张小伟,顺便和他把后山的承包合同落实了!签订合同当日就要首付百分之三十,刘村长,三十万里,可是有你们村委的十二万呐!是不是一个大惊喜?”

    “是惊喜,真是个大惊喜……”刘永贵点着头,心不在焉的道。

    “好了,刘村长,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就是通知一下你,明天你记得在村委等我们,我们上午九点左右应该就到了!到时候三方签字,你可得在哟!”王良玉叮嘱道。

    “那肯定,你放心吧王主任!”刘永贵一边说着一边挂断了电话。

    他的食指有规律的一下一下敲击着办公桌。

    “张小伟这个家伙这是准备干啥呢……”刘永贵小声嘀咕着,接着他扯起嗓门,冲着外面吼道,“吴宝田,给我滚过来!”

    话音刚落,吴宝田就屁滚尿流的跑了进来。

    自从五万块钱被偷了之后,刘永贵怎么都看他不顺眼,但是眼下又没有合适的会计人选,只能就先吴宝田瞎将就了。

    而吴宝田显然也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且刘家也是南溪村的一霸,他根本招惹不起刘永贵,只能夹着尾巴老实做人。

    谁让自己不小心把村里的钱给弄丢了呢!

    多亏派出所的民警同志破案神勇,没想到那么年轻漂亮的丫头,居然不到两天时间就连钱带人全都抓捕归案了,吴宝田心里松了一口气,心情澎湃之下,一溜烟跑到乡里文印店,让做了个锦旗送到了派出所,他还买了水果去探望了一下因公受伤的任璐。

    要是这位美女民警同志破不了案,那他吴宝田可咋办!

    乡里彻查下来,他一个会计,给村委的账全都是糊弄下的,那些上级拨下来的钱,(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