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屋内的两人看到郭飞伟岸的身影时,全都绝望了。

    屋内,一个陈旧的办公桌上,铺着两人的衣服,衣服上横躺着刘永贵,刘春丽则是像个女骑士一般,骑在了刘永贵的身上,赤条条的两个人正在激烈运动,但是郭飞这一脚踹到门上,吓的刘春丽竟然泄了身子!

    她趴在刘永贵的身上,身体一抖一抖的,半天缓不过劲来。

    “奸夫淫妇!”

    郭飞握紧了拳头,冲了进来。

    “别动手!大郭,冷静!”赵平跟在身后,刚伸手拉住郭飞,就被郭飞狠狠甩开,只能扯起嗓子赶紧喊道。

    “郭飞,住手!你动手试试!”刘永贵也回过了神,冷哼一声,把刘春丽推开,“郭飞,这可是南溪村,你有种动老子一下试试!”

    南溪村,他们刘家就占了近乎一半!

    现在刘永贵又是南溪村的村长,几乎可以说是刘家的领头人物,谁敢动他?

    “草,你算个球?”郭飞咬牙切齿,一巴掌就扇到了刘永贵的脸上。

    “郭飞,老子是南溪村村长,你敢打老子,老子让你死在南溪村!”刘永贵声色俱厉的道。

    他没想到,这一嗓子没起到任何作用,刚刚爬起来,郭飞的大脚就又踹了上来,一脚把他踹飞了。

    “啊!”

    刘春丽这时才回过神,惊声叫了起来。

    “臭婊子,还有你!”郭飞甩手一个巴掌,打到了刘春丽的脸上,刘春丽顿时捂着半张脸不吭声了。

    “郭飞,我要杀了你!”

    刘永贵气喘吁吁,从墙角抄起一块厚实的木板,大喝一声,扑了上去。

    他当了这么多年村长,一直威风八方,只有别人吃瘪,自己何时吃过这么大的亏?

    “去你的!”

    刘永贵刚刚飞扑上去,郭飞就利落的一脚倒踹过去,刘永贵身体呈炮弹状,以更快的速度倒飞了回去。

    “老子和你拼了!”刘永贵爬起身,一下扑了上去,弯身抱住郭飞的腰,将郭飞扑倒在地上。

    两个人顿时扭打起来。

    刘春丽着了急,想上去拉架,却又插不上手,只好泪眼婆娑的看向赵平:“赵哥……您快帮帮忙吧……他们再这么打下去,会出人命的!”

    刘永贵的脸蛋已经被郭飞一个耳光打的肿了起来,鼻子上还挂着两串鼻血,鼻青脸肿,而郭飞得理不饶人,将自己部队所学的那些招数全都用了上来,拳拳到肉。

    赵平不过是个老实巴交的木匠,哪儿见过这架势,有心想上去拉,可是和刘春丽一样,根本插不进手。

    刘春丽又害怕又焦急,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春丽,别哭了……”赵平犹豫了半晌,才伸出手去,拍了拍她的肩膀。

    此时的刘春丽,仍旧不着寸缕,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诱惑人的光芒,赵平再老实,他也是个男人,不由吞(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