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吃莲子羹…我要吃…莲子羹…快给我拿来…”“哐当”一声,摆在床头边上插着花的花瓶落地了,林夕瑶迅速从地上捡起一片碎瓷片,对着自己的手腕就要割下去。

    “你们不给我我就死给你们看。”

    这样的戏码最近经常上演,他们已经很小心地防备着了,可是担心她这里空气不新鲜,总要摆些新鲜的花在这里的,难不成要插脸盆里?

    就在她手里的碎瓷片要割破她手腕处皮肤的时候,不知是谁冲过来将她手里的碎片给夺了下来,待人影落定,才知道是魔焅。

    好在她现在的灵力不强,不然只怕这里没人能拦住她了。

    “瑶儿…别闹了…莲子羹真的不能再吃了。”北冥尘语气柔柔地劝着她。

    林夕瑶哪里能听进去他的话,她想要继续找东西伤害自己,可是此时她房里能对人造成伤害的已经很少了,而他们又都那么虎视眈眈地看着她,她一有动作他们便会有动作吧。

    绝不能就这样妥协,她的眼珠子使劲地往四处瞄着,他们不让她吃,她一定要想办法吃到才行。

    所幸这莲子羹的瘾跟地球上的毒瘾不太一样,至少看着她的人不会像染了毒瘾一样那么的可怕,除了凌乱了些,倒也还看得过去。

    “我要见秀儿…”她突然说道。

    这丫头明白的很,她知道女子总是要心软些的,索性也不跟他们闹了,让月秀帮她岂不是容易些?

    北冥尘岂能不知道她的心思,他直接拒绝道:“秀儿那丫头回月族了,你找她是要做什么?”

    “你…你故意不让我见她…我就是想吃一口莲子羹而已,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我求你们了,我就吃一口。”她突然低声哀求起来,那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其他人的心一抽一抽的疼,可是再疼,也得忍着,忍过这一阵子,才能让她重新开始。

    众人不为所动,林夕瑶又开始撒泼打滚了,用自己的额头猛的撞击着床头边上的茶几,北冥尘无法,只能对她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

    “北冥尘,你…”

    有人刚要质疑他,北冥尘就制止了他,他才不是真的要给她去拿莲子羹,他是想要去厨房看看有什么其他东西可以做的跟莲子羹一样来替代它。

    也正是因为有了北冥尘这一次的厨房之行,才让他终于知道了她的莲子羹瘾是如何而来的。

    见北冥尘终于答应给她吃一口莲子羹了,林夕瑶眉开眼笑,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刚才滴落下来的泪水,一脸殷切地等着他去拿。

    北冥尘来到厨房,没有通知任何人,刚想进去,却在门口瞥见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沈梦,又是她,她又来了厨房?

    看到她的身影,北冥尘有些意外,但也没有那么意外,毕竟她这段时间时常出现在厨房。

    “沈姑娘,您又来帮忙啦?我们忙的过来。”厨娘们显然跟她已经很熟了,看到她都会打招呼。(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1页:第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