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动机的原理我是不懂了,高温与剧毒相互作用下,竟能形成新能量之类的原理,我更一窍不通。

    我只听懂了安图恩抱怨的理由,以及怨恨的起因,那便是原本不可能枯竭的阿古拉古拉,莫名枯竭了,并且它怀疑,那个导致星球枯竭的罪魁祸首,很有可能就是将它转移到和风大陆的那个女人。

    说到这里的时候,安图恩很委屈,委屈的像个孩子。

    “我只是像平时那样安眠,再次睁开眼,所看到的一切,就都变了模样”安图恩自言自语道:“我当时很诧异,以为一梦千年,不,是一梦万年才对,当我询问玛特伽,是否我已安眠万年时,玛特伽很悲伤地告诉我,我们已被转移至未知星球。”

    安图恩四双橙黄色的瞳孔紧紧盯着我,悲伤道:“你能明白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是有多悲伤?那悲伤的程度,堪比被希洛克抢走我挚爱的能源!”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悚然一凛,幸好它不知道我和希洛克认识这件事,不然肯定不会这样温和的与我讲话。

    安图恩抬起头,仰望天空,四双眼也是探照灯般,将锐利的目光,直射苍天,仿佛能看穿白云,看穿蓝天,看穿整个宇宙:“落脚这里之后,我曾不止一次渴望回归故乡,哦......还没和你说起我的故乡,那是阿古拉古拉能源枯竭以后,我被迫转移,并安家落户的第二故乡,那颗星球上的居民,称呼那里为‘魔界’,而我们这些拥有绝对实力,可以划地为疆的外来者,也被他们称呼为‘使徒’。”

    我忍不住打断它:“安图恩阁下,恕我无礼,您刚才提到的魔界,是不是也是暴龙王·巴卡尔,狄瑞吉他们曾经的第二故乡?”

    “是的,你猜的不错,魔界的确是巴卡尔的第二故乡,但狄瑞吉则不是,它原本就是魔界居民。”

    “有个问题,我很好奇,无论是暴龙王·巴卡尔,亦或是狄瑞吉,在和我提到故乡的时候,都只说‘那个地方’,而你却能直言‘魔界’,这一点,我始终想不清楚,能否请你为我解惑?”

    “因为巴卡尔和狄瑞吉,都没有真正死亡过,他们都只是假死,体内仍保存有大部分能量,而我不同,我是真的死过一次,就如狄瑞吉和你所说,肉身重创,心脏被毁,灵魂消亡,意识覆灭,而今,我虽重生,但力量已不及原先的百分之一,所以只要不提到那个女人的名字,就不会被发现。”

    “那个女人?”皱了皱眉,我问:“是把你们都转移过来的那个幕后黑手吗?”

    “幕后黑手?呵呵呵,这个称呼好”安图恩冷笑连连:“还真是黑手,黑暗之处,尽是阴毒手段。”

    看起来,安图恩对转移它过来的那个人,已经是怨念极深,大概已经到了势同水火的地步了。

    话说那女人还真牛叉,累积这么多大佬的仇恨,就不怕他们联手报复吗?

    唔,应该是不怕的,能把事情做到如此决绝地步的女人,或许早已准备好了后手,也可能已经找到了足够强大的靠山。

    想着想着,我打了个激灵:噫,女人真可怕。

    这之后,我又问了‘使徒’这个称号的来源,安图恩表示,‘使徒’一词,源自魔界圣书,原指魔界最强战力在崩殂之后,散布于宇宙各处的力量(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2页: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