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玲珑坐在角落里面看着福安长公主拉着长宁说话。

    倒是有几个闺阁中的朋友过来邀请她一起玩耍,她均是摇头拒绝了。

    今日虽然是长公主宴请他们这些人,但是宴会之中,最容易发生事情了,她的奕泽这才刚刚恢复过来,她可不像,奕泽刚恢复过来,她却又中招了。

    所以还是保持着距离为妙。

    她身边的丫鬟又换了一批。

    她越来越不放心自己身边的丫鬟,毕竟前世的时候,她身边可是所有的人都背叛了她,不管是前期的胭脂,还是后来的丫鬟,没有一个靠得住的。

    倒是祖母知道这件事情以后,倒是将她身边的两个丫鬟,春风和秋风给了她。

    这是一对儿姐妹花,她们的娘便是谭云身边伺候的嬷嬷,至于他们的爹,则是府中负责杂物的管事。

    全家的身契都在谭云手中,对原玲珑自然也就忠心不二了。

    “夫人,你不过去玩耍一把吗?”见那些年轻姑娘聚在一起耍投壶,耍花球,倒是自己家夫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面,让她们觉得她们的夫人一时间有些可怜。

    “别,人家那都是小姑娘,我可是嫁了人的。”原玲珑摇了摇头,打她重生之后,她和这些小姑娘的关系便都淡了,和她们也玩不到一起去。

    “夫人还年轻呢。”尤其夫人还长得这么漂亮,若是夫人愿意过去,只怕这里所有的女人都比不上她们夫人的美貌。

    饶是这盛开的金菊,在原玲珑面前也逊色三分了。

    “秋风,不要胡说。”春风见秋风如此说话,忍不住瞪了她一眼,“说话要小心一些。”他们只是奴婢,奴婢哪有资格干涉主子的事情,这是其一,其二便是,能够参加长公主聚会的人,基本上都是朝中大臣的儿女,都有一定的出身,得罪了这些人,她们当奴婢的倒是无所谓,但是只怕这些人会将这些事情都推在她们夫人身上。

    “是,是秋风说错话了。”

    秋风虽然心直口快,却也不是傻的,被春风一提醒,顿时就清醒过来了。

    “无碍,反正这里也就只有我们主仆三人。”原玲珑摇了摇头,当初未出阁的时候,她虽然是嫡女,可惜,她的娘亲却已经不在了,家中掌事的是柳馥梅,柳馥梅如何愿意让她结交太多朋友,因而那些花会,要不就是不准来,要不,便是被原灵玉带着一伙儿羞辱。

    直到后来,她舅舅当了将军,她祖母,原老夫人,这才发话让柳馥梅带着她到处参加花会,宴会。

    所以,她早就习惯了。

    “凌夫人。”就在原玲珑自得其乐的时候,长宁郡主,缓缓走了过来。

    “见过长宁郡主?”看到长宁,三人连忙低头行礼。

    “免礼。”长宁伸手将原玲珑扶起来。“原夫人,怎么不去和他们一起玩耍?”

    “郡主说笑了,我习惯一个人玩。”

    “那我陪你一起吧,其实我也不太习惯和他们一起玩耍。”长宁到底有了些年纪,又成亲了两次,和那些姑(精彩继续,请点击下方分页进行阅读)
当前内容共2页:第1页第2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