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这个怎么这么……厉害啊。”林允儿好不容易倒匀了气,然后问道。“我也不是没有用酒洗过伤口……”

    “那能一样啊!”徐华彪白了一眼林允儿,“这是高浓度酒精!这一小瓶,是要用一坛酒加工的。”

    “……这就一坛?”林允儿扭头,看了一眼徐华彪手里的瓶子。

    显然已经见底了。

    “别动。”

    徐华彪拍了一下林允儿的后背,把打算起来的林允儿又按了下去,然后,打开了另一个瓶子,倒出来了一些白色的粉末,然后,把刚刚那块用来擦伤口的纱布又盖了上去。

    拍了拍手,站了起来。

    “别起来,就这样,趴一天。”

    “……啊??”

    “啊什么啊!你自己不小心才受的伤,你以为我想?那瓶酒精本来是我留着自己万一什么时候受伤用的……”

    “哦。”林允儿打断了徐华彪的唠叨。

    徐华彪话一断,无语的摇了摇头。

    帐篷里安静了下来。

    林允儿趴在行军床上,不敢起身,只能扭着脑袋,看着徐华彪。

    徐华彪则是在桌上,写着什么。

    好一阵子。

    “主公,今天晚上……啊?允儿你回来了?”

    裴珠泫大大咧咧的闯进了营帐,然后,就看到了在行军床上趴着的林允儿。

    目光在她的背上落了一下,然后,看向了徐华彪,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

    “……你干嘛?”

    “主公你是不是和允儿玩什么奇怪的游戏了?还是注意一点嘛!这毕竟不是在府里,满帐篷都是酒味儿……”

    “什么乱七八糟的!允儿打猎的时候被人从后面射了一冷箭。”徐华彪瞪了一眼在脑海里不知道脑补出了什么不可描述画面的裴珠泫。

    安静。

    “主公你说真的?”

    裴珠泫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了。

    比徐华彪刚刚看起来的样子,还紧张。

    “我骗你干什么。”

    “……是什么人伤的允儿?”

    “她说是一个禁军将领。”

    “谁?”

    “她不肯说,不过那个将领好像被一块石头砸死了。”

    “石头砸死……”

    裴珠泫一脸的荒唐。

    好一阵子。

    “主公,这件事你不打算追究了?”裴珠泫看着徐华彪,有点担心的问道。

    “怎么追究?”徐华彪放下了手里的笔,看着裴珠泫,“去追查是李秀满下的安排,还是那位薛景求?”
当前内容共3页:第1页第2页第3页